龟仔的幸福

狐狸崽崽。

不是我写的,不是原创啊!是我转自微博,假-星-星大大写的!

我只是转载哦!

喜欢看的朋友们!可以直接去了微博看她的文哦!

Q:如何用你的风格说“他已经死了”?

他说他终于看迈克杰克逊跳舞,还和乔治一起研究苹果20,还和吴孟达,张国荣一起演电影,梅艳芳,唱了主题曲,

红红火火,过虎年

野哥,人狠话不多!昨天发的没修图,今天重新发一次,喜欢的拿走不谢!

就喜欢,这样的顾一野,感觉坏坏的,好带感。

【博君一肖】过期不候 肆

精分与小透明:


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


渣啵x人间清醒赞


双洁HE






章四·最后一次给你面子




这已经是王一博第三次蹲守在他家楼下了。




肖战头疼。




要是早两个月王一博摆出这种讨好的姿态,肖战一定会原谅他,他会坐下来满怀期待地和王一博畅讨未来。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关系也应该更进一步了。




可王一博早把6年之约抛到了脑后,更可能他根本没想过要结婚。




肖战当年凭着一腔孤勇,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整颗真心交到了王一博手里,他下的注太大了,他赌王一博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爱人,他输不起。




第4年,肖战默默给自己立了规矩,王一博每冷落他一次,肖战就把筹码收回来一点,等慢慢将这份近乎偏执的感情从王一博身上剥离后,肖战猛然发现,原来以前受的那些委屈和轻视,他已经可以完全不在意了。


 


因为对王一博这个人,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。








肖战理想中的分手,大抵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两个人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刷手机,肖战忽然说。


“要不咱们分手吧?”




王一博思索片刻,头也不抬道。


“行。”




没有狗血,没有误会,没有第三者,只是感情淡了,彼此都无法维系了,所以和平分手。也许过个几年在某个朋友聚会遇见客气寒暄,说下次有空一起吃饭,彼此心照不宣地相忘于江湖。




肖战觉得王一博既然能将他忽视得如此彻底,那么分手必然也很干脆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藕断丝连,纠缠不清。






“小战!”




王一博一见肖战,忙不迭黏了上去。从前肖战围着他转,他没觉得什么,如今肖战离开快半个月,王一博反倒惦记上了。




“是我上次说得不够清楚吗?”




肖战不耐烦地环着手臂。


“王一博,咱们分手了。分手的意思就是恢复单身,各奔东西,我这么解释你听得明白吗?”




肖战转身要上楼,王一博却着急地抓住他的胳膊。


“我是来认错的!这阵子我反省了,是我做得不对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


王一博居然会反省?肖战来了丝兴趣。


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


“我跟江哲他们吵了一架,他们说话确实不中听,我以后不会再让他们这么说你了。”




肖战看他的眼神瞬间充满了同情和鄙夷。


“这就是你反省的结果?”




王一博搜肠刮肚的勉强又找出个原因。


“我不该因为忙事业,忽略了你的感受。等分公司步上正轨了,我一定会多抽点时间陪你的。”








这总没问题了吧?




肖战闹了这么久,不就是怪自己冷落他了吗?他可以压缩工作时间,每天晚上回家陪他吃饭,每月一次自驾游,到周边散散心,只要能把肖战哄回来,王一博愿意做出一些让步。




肖战似乎松动了,他伸出一只手搭在了王一博的肩膀上,一双眼睛似笑非笑。王一博心中一喜,正要把人拥入怀里,肩膀却忽然一阵剧痛。他从来不知道肖战力气这么大,仿佛能把人骨头都捏碎。




肖战冷眼看着倒在地上的王一博。他错了,他不该抱有期待的,王一博要是能真心悔过,猪都能上树。


“滚。”












那天后王一博没再来过,毕竟被omega捏得需要叫家庭医生,是一件很丢脸的事。




然而肖战并没有清净多久。




他工作室开张后很快迎来了第一笔订单,为一个刚竣工的商场做公共设计,定金20万,肖战有些高兴,熬了一晚上画出初步草图,可一见到客户他就笑不出来了。




办公室里,江哲挑衅地将皮鞋架在他的办公桌上,于洋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,一副看好戏的架势。


“哟,离家出走的把戏玩够了,开始立自立自强的人设了?”




肖战面无表情地扔掉草稿。


“扬扬,送客。”




“慢着。”




江哲挥了挥手上的合同。


“怎么,吸够了王一博的血,已经看不上这些小钱了是吗?”




… …




肖战有时候真的不懂,他对王一博的朋友一向是很客气的。王一博叮嘱过,他跟这些发小都是20几年的交情,肖战头几年还想方设法试图跟他们搞好关系,可王一博那些朋友不知为什么,对他一直抱有深深的敌意。




“保安,501有人闹事,麻烦派几个人来处理一下。”




于洋看好戏的脸色终于变了。


“肖战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你以为你是谁?一个被用过的破鞋还敢跟我们拿乔?”




于洋对肖战除了鄙视,还有那么点龌龊的心思。




毕竟肖战长相摆在那,放在娱乐圈都不会泯然众人。于洋在私下不止一次放话,等王一博哪天玩腻了,他就接手过来跟兄弟们一块儿好好玩玩这小鸭子。






“如果你们是想来看我落魄的惨样,那么你们的目的达到了,请回吧。”




这种闲言冷语肖战听多了,已经能做到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,他只想客客气气的,赶紧把这两尊二世祖请走,凡是和王一博沾边的,现如今都让肖战觉得头疼。




“我们是来给你送钱的,我还没见过轰财神爷的。”




于洋轻佻地摸了摸肖战精致的下巴。


“宝贝儿,王一博给你多少?我们出4倍,以后你就跟我们,钱不会少你的。”








“你们这些人渣!算什么东西!欺人太甚!”




“扬扬。”




肖战一把拦住激动的要扑上来揍人的宋继扬,这家伙是真正的表里如一,战斗力连只小鸡仔都不如,扑过去简直跟送死没两样。


“我来搞定。”




“可是他们!”




肖战安抚地拍了拍宋继扬的背。


“放心,我不会被他们欺负的。”












当天晚上,肖战因为打架斗殴进了警局做笔录。




大约是被江哲他们欺负了整整6年,肖战心里是有怨气的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…肖战冷冷地看着旁边桌鼻青脸肿的两个人,那就朝死里打。




他留了个心眼,专挑肉厚的地方下黑手,江哲和于洋疼得滋哇乱叫,结果验伤报告一出来,竟然只是皮外伤,连轻伤都算不上。




王一博是被江哲的电话叫过去的。




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江哲这人阴毒。根据验伤报告的结果,就算他们不肯私了,肖战顶多只用蹲2天看守所,并赔偿他们的医药费200块,这事儿就算了了。




可他咽不下这口气,他得让王一博亲眼来看看,是肖战把他们打成这幅样子的,他要借王一博的手,亲手捅肖战的心窝子。




“王一博,你养的鸭造反了!居然敢打人了!是兄弟你就别掺合,老子要是不把他告到做10年8年牢,我江哲2个字倒过来写!!”




他们之间对比确实有点明显,江哲和于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,脸肿得馒头高,而一旁的肖战则悠闲地撑着桌子,别说受伤了,连衣服都没怎么皱。










王一博下意识皱眉。


“小战,你怎么能打人呢?”




肖战闻言,抬起头淡淡地扫了王一博一眼。真奇怪,他以前难道是菩萨吗?居然把这种傻B捧在手里宠了6年?


“听江哲说,你们拿我打赌,他还说我害他输了20万,要搞我。”




王一博一愣,原本还想质问的底气泄了个干净。


“我没有…”




肖战话头一转。
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他们吗?”




王一博摇头,他回想起江哲在聚会说过的话,隐约意识到他们这回估计是活该。




肖战工作室刚开业就被江哲他们羞辱,下午又到警局做了半天笔录,心情实在差到了极点,对王一博再也做不到心平气和。


“因为他们看我被你逐出家门,觉得我这种二手货花钱就可以买到,所以你的好哥们儿,江哲和于洋想和我玩三人行。”




王一博瞳孔猛的微缩。


“什么?!”




“王一博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面子,我这次没对你的兄弟们下狠手。不过再有下次,我会录音,保护自己的正当权利。”




肖战活动着手腕,十指捏的咔咔作响,警告地朝江哲的方向扫了一眼。


“要是你这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再敢到我面前说些恶心人的话,我会当场废了他们。”












(感谢@老娘有的是经验@拉登是我干掉的 @浮生·孤 @是唇下痣是心上人❤️ @bx @开心宝贝 的投喂!到这里,我说啵的渣攻人设立住了,大家应该没意见吧?他唯一的优点就是洁。柴都添好了,准备点火。后期变忠犬需要一个过程,不是一两章之内就能转变的)